海选变“生存游戏”?走到第四年的说唱节目能出圈吗?

日期:2020-09-23    见丰网

海选变“生存游戏”?走到第四年的说唱节目能出圈吗?

中新网客户端北京8月26日电(任思雨)近日,综艺《说唱新世代》开播,刚上线几天就吸引了一波“自来水”网友的安利。“生存游戏”式的赛制设定和几个有内容深度的歌曲作品,给观众们带来了一些新鲜的气息。

从2017年至今,说唱类节目已经走到了第四个年头,今年更是有三档节目同时PK,它们还能玩出什么花儿?

《说唱新世代》一开场,就与其他说唱节目有些不同,选手们不是要参加几千人海选的大场面,而是被大巴车拉到了一处略显荒凉的土地上,面前是用废弃工厂改造的说唱基地,有弹幕开玩笑说:是来参加变形记的吧。

每个进入基地的选手,都会面临两个问题的选择:“说唱使你变得贫穷还是富有?”“你希望人红还是歌红?”不同的答案将决定他们走进不同的象限。

整个节目就像是“饥饿游戏”一样的生存竞技:基地里按一二三四环划分出四个街区,生活环境完全不同,这里唯一的流通货币是哔特币(黑胶唱片),选手们要想改善待遇、买beet、录音,就必须通过公演等方式来赚取,如果实在没有了哔特币,基地里还有一个“八角笼”供大家battle,而当哔特币耗尽之日,就是选手淘汰之时。

即便是到了选手们展示的环节,节目也没按常理出牌,直接给了每个象限5个不相关的限定词,要求所有参赛选手在两个半小时内做出说唱接力。

不展示自备节目,从零开始花两个半小时极限创作,给许多说唱歌手来了个措手不及,当知道这档节目的总导演是曾经打造了四季《极限挑战》的严敏时,许多网友评论道:“不愧是你”。

有选手TY坚决不干、有主理人黄子韬愤怒离席,新奇的游戏赛制让说唱节目多了些真人秀的戏剧化意味,不过到第一期节目的下集,选手代表一对一的PK终于让说唱成了主角。

开播前,《说唱新世代》早早用土味视频打出了“万物皆可说唱”的口号,不同于大众印象中以财富、愤怒等为主题的说唱歌曲,这档节目的选手的确把许多社会话题写进了歌里。

比如,于贞从女性视角出发写了一首《她和她和她》,讲述了身边女性的困境;圣代通过一首《雨夜惊魂》提出对校园暴力的思考,暗黑风格的舞台加无实物表演让很多人起了鸡皮疙瘩;TangoZ的《Love Paradise》则用吴语方言唱出了对杭州的热爱,被网友评为“杭州旅游宣传曲”。

选手懒惰唱平凡人的追梦时说:“我没有经历过好的生活,你让我写那些money,车子,我写不出来,我写出来也是假的,我只经历了这些东西,所以写出这些也是最真实的。”中年感悟、女性处境、校园霸凌、城市记忆……这些题材的创

天猫优惠券惠券入口 淘宝优惠券惠券入口